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他“无酒不作画”,曾向周总理“索”酒,最终因酒离世!
来源:   时间:2018-3-2 11:33:07

女儿说他“一睁开眼就要喝酒。”中年患有高血压、高血脂、血管硬化等毛病仍然大量喝酒。在坊间更有“无酒不作画”的说法,在为人民大会堂画《江山如此多娇》时还曾向周恩来总理“索”酒。

傅抱石自制闲章 “往往醉后”

他嗜好饮酒,酒助画兴,画带酒风,独创的“抱石皴”成国画技法经典,在他醺醺然、陶陶然之时,大笔一挥,如有神助,绝妙佳作一气呵成。为此,他为自己刻了一枚闲章专门来形容他这种状态,上面四个大字“往往醉后”。他就是国画大师——傅抱石。傅抱石,原名长生,号抱石斋主人。因有屈原情结,遂取名“抱石”,为“屈子抱石”之意。

傅抱石生于江西南昌的一个修伞匠人家,祖籍江西新余。但少年家贫的他不爱修伞,反而对书法、篆刻和绘画感兴趣,11岁在瓷器店当学徒,自学书法、篆刻和绘画。17岁,他以第一名免试升入江西省第一师范学校。1926年,傅抱石毕业后,他留校成为美术老师。1931年,27岁的傅抱石受到徐悲鸿的欣赏和力荐,获得了公派赴日留学的机会。开始了对中国绘画史的更为专业和系统的研究。

无酒不作画

傅抱石女儿回忆,家里的柜子总是放满各种酒,有绿豆烧,有五粮液,还有汾酒和茅台。父亲平时常喝的是高粱酒,有段时间也爱喝金奖白兰地,但他最爱的是“茅台”。

傅抱石爱喝酒,构思画作时总是有一杯在手,以畅思路;在画的过程中,也要有一杯来振奋情绪;画得顺手时,则要喝一杯一鼓作气;不顺手时,更要喝一杯来排忧解难。如大功告成,兴奋之下那就更要痛饮几杯了!

傅抱石女儿傅益璇说父亲喝酒并非只为酒,而是“往往醉后”所蕴含的巨大热情成为他创作的动力。“当我站在父亲的画面前,感受那蒙蒙烟柳里荡漾的春意,那如醉的枫林里透出火一般的炽热,还有那满纸潇潇的泼墨山水,烟雨弥漫的苍凉,更有那气势磅礴、奔腾不止的瀑布,都会深深地被感动。”

在画历史人物时,尤其是画那些“酒仙”,傅抱石更是倾注了深沉的情感,似乎他们之间并无任何时代上的距离,而是志趣相投的饮中君子在互相倾诉。有人这样形容傅抱石的《寒林沽酒图》:“疏林薄雾之间,陶渊明与书童沽酒、吟诗,缓步向前,画面静懿散淡,人物飘逸自然,情境和心境合一……”

向周总理“要”酒

傅抱石饮酒,还有一段有趣的佳话。1958年至1959年间,傅抱石与著名画家关山月合作,为人民大会堂绘制毛泽东诗意巨幅山水画《江山如此多娇》。

当时国家经济正值困难时期,物质供应十分紧张。傅抱石在作画时买不到酒喝,经常是或终日枯坐,没有灵感,纸上难下一笔,或画了半天,自己十分不满意。无奈之间他试着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,倾诉无酒之苦,请求总理能特批一些酒。

周总理看罢信,不禁为傅抱石的直率而笑了。他理解艺术家的苦衷,立即派人给傅抱石送去了好酒。傅抱石拿到酒,不禁喜上眉梢。一打开瓶盖,一股醇香扑鼻而来,精神为之一振。再喝上几口,陶醉在醇香的酒味之中。美酒润笔,真情动心,傅抱石激情勃发,灵感顿生,很快与关山月构思创作出《江山如此多娇》。

愿做“酒仙”

中年的傅抱石已经有高血压、高血脂、血管硬化等毛病。然而他仍然大量喝酒。

用女儿傅益璇的话说便是:“一睁开眼就要喝酒。”在她的回忆中,傅抱石为了能喝上酒有时会像小孩一样偷偷将酒藏在袖子里,带到书房。“我曾多次见到父亲将高粱酒瓶藏在中式长衫的宽大袖筒里,悄悄地带到楼上画室。当然,我们之间那‘不要告诉妈妈’的小小默契,我是颇心领神会的。直到父亲晚年,母亲在多年‘抗争’不果之后,终于全面败下阵来。虽然仍是忧心忡忡,却也会捧着一杯酒爬上二楼送到父亲手上。”

傅抱石最喜欢一副清人的对联,上联是“左壁观图右壁观史”,下联是“有酒学仙无酒学佛”,字字豪放而潇洒,不过依照傅抱石嗜酒如命的脾气,估计这辈子只能“学仙”而不能“学佛”了。他还说:“昔陈老莲、高凤翰、许友介……诸大师,均毁于酒;而我过去最敬佩的日本近代画家幸梅岭,桥本关雪……也毁于酒。”

因酒离世

其实,傅抱石也深知喝酒这种癖好是个隐患,称之为“病”。自嘲:“二十年来,此病渐深,每当忙乱、兴奋、紧张……非此不可。特别执笔在手,左手握杯,右手才能落纸。”不过他又细数唐伯虎、陈老莲、高凤翰、许介友等大师皆有此癖,便不以为然,更令人无奈的是他似乎不以“早逝”为虑,因为唐伯虎、徐悲鸿皆早逝。

酒和傅抱石的关系是很微妙的,他并不只是“爱喝酒”那样简单,其中的心态也不是别人可以真正理解的。那种气势磅礴、烟雨迷蒙的意境,这样的心胸气魄,这样的激情澎湃,手中的笔,面前的纸,又怎能表达万一?当他生命的激流冲破了这一切时,怎一个“醉”字了得?也许正是他嗜酒行为中的豪爽,助长了他用笔的奔放不羁。

可以说酒是傅抱石艺术生涯中的灵魂,但是谁又曾想,酒给了傅抱石的艺术创作的灵感,但也夺去了他的生命。1965年9月,傅抱石受邀参加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落成典礼,然而这一喝却喝过了量,匆匆离开了人世,享年61岁。

傅抱石二女儿傅益瑶在《傅家记事》中提到:“1965年9月,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落成,父亲为此画了一张大画,东道主派了一架飞机来接他去参加典礼。父亲爱喝酒的名声远播,各方人士热情有加,从下飞机就没停过喝酒,都是高浓度的茅台。几天下来已经远远超过他能承受的酒精量,加上旅途劳顿,应酬不停,直到上飞机回南京。

回来后心情很好,但很疲倦,脸色也差。午饭后就如常去午觉,并叮嘱母亲到点一定要叫醒他,因为下午要去省人大委员会开会,不可误事。谁知此时正好有朋友来访,聊天忘了时间,等到母亲匆忙赶上楼时,父亲已经呼吸急促,脸色发紫,嘴唇发乌,差不多已陷入昏迷。母亲慌了手脚,冲下楼去打电话,突然听到父亲大叫了一声,震耳欲聋,然后就彻底地静了下来……父亲就这样走了,事先没有人可以料到,当然他自己也没有料到,临终时没有留下任何遗言。”

分店地址

---北京天雅古玩城分店---

手 机:18910555588
电 话:010-51369109
地 址:北京市朝阳区华威南路6号天
雅古玩城七楼739室 博古斋

---北京博古斋美术馆---

手 机:13321115677
电 话:010-57400336
地 址:北京市西城区南新华街177-2号


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www.boguzhai.com  Email: a0451a@163.com
订购热线:13391663333  联系人:刘权  在线QQ:173536549
本网站所有藏品版权归博古斋文化所有 黑ICP备1100225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