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沈周这么有趣的灵魂,大概很难再遇到了
来源:   时间:2018-1-9 13:51:35


根据目前的一些材料,可以确认,至少追到沈周曾祖一辈,都是高门大户出身。他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富N代。他出生在苏州一个富裕的书香门第、书画世家,他的祖父沈良琛精鉴赏,是元代大画家王蒙的好友;祖父沈澄也工诗善画;伯父沈贞和父亲沈恒以诗文书画闻名乡里。

传言,元末明初巨商沈万三,就是这个家族的人物。这个家族还有个规矩,是世代不从政,只专心搞经济生产。这是一个操守独特、传奇和闷声大发财和的家族。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一个兴旺的家族,可以持续抗拒科举带来的门楣荣耀感。

究其根由,有可能是对政治中国拥有非同寻常的体验和领悟,而最根本的,则应是拥有一个强韧的经济帝国和对其出色的管理能力。这是个什么道理?

我以前问过一个做新材料的土豪:为什么不跟政府好好交流下,争取他们尽可能的帮助,早一天登陆A股,他的回答是:又不缺钱,为什么要上市?对,人家日子好好的,为什么要跟屌丝争着高考过独木桥?

沈周幼时聪慧,饱读诗书,11岁时游历南京,写作百韵长诗,被认为是唐代才子王勃的转世再生。28岁时,他拒绝了苏州知府的推荐,决意终生不入仕途,

专心于诗词文章,“以丹青以自适”。

他一生淡泊宁静,视功名利禄如烟云,他没有像有的文人墨客那样或者趋炎附势,买官鬻爵,或者追名逐利,节操尽失。也没有学习李白写《与韩荆州书》毛遂自荐,想创一番经天纬地的事业。他一生专心于诗文书画,将生命活得幽默好玩,无论是《庐山高图》还是《落花图并诗》,都为我们展示出他独特的审美。

在明四家当中,沈周的辈分最高,但他却幽默风趣得像个老顽童。他爱跟人开玩笑,爱做一些好玩有趣的事情。

沈周先生有一个朋友叫赵明玉,堂堂七尺男人却没有胡子,为此,他很是烦恼。一天,沈周在苏州城外的家里和朋友们饮酒,高谈阔论之中,有人又拿这位老先生没有胡须寻开心,沈周和朋友们打趣之余决定帮他募集胡须,沈周提笔写了给当时的美髯公周宗道写了一封信,请他捐献自己的十根胡须,这就是流传至今的书法名作《化须疏》。

化须疏局部

他在疏中写道:“不是我一时兴起冒犯您,实在是因为赵先生为没有胡须太伤心了,所以才祈求于您。您是个美髯公,只有您这十根美髯我们敢募集分取,

请您千万不要一毛不拔呀。”疏中还不忘夸夸这位朋友和自己,说宗道有乐善好施、爱屋及乌的仁心,就是邻居来借也会借给几根,希望周宗道发扬雷锋精神,以有余补不足,做成人之美的好事。

还说到:如果您借了这十根胡须给赵明玉,我当叩谢您。赵明玉先生心中一定会有莫大的幸福和快乐,照照镜子绝对是“对镜生欢,顿觉风标之异,临河照影,便看相貌之全。”所以,请您一定重视这事,千万不要推辞。

沈周颇爱收藏,家里珍稀书画之多,有李公麟的《女孝经图》,王蒙的《太白山图》,甚至连价值连城的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也曾藏有,视若珍宝。一次,他将此画拿去请一位书法大家题跋,不想第二天,那位大家亲自登门道画丢了。沈周痛惜不已。家人提议告官追回,他却说坚信大家人品正直。后他凭着惊人的记忆力,把3丈长卷从头至尾临摹了一遍,这就是著名的《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》。

沈周虽出身高贵,无需为名利所趋,但他宁静致远的恬淡心态,却是发自身心的修养作为。

即便书画造诣炉火纯青,他却从来不恃才傲物,招摇显摆,依旧看淡名利,谦虚低调。因为名声大,每天上门求画的人络绎不绝,无论高官富商还是贩夫走卒,他都来者不拒。画画筹募善款,题名凑钱给人治病,乐此不疲,但他从来不自己卖自己的画。偏爱书画的痴人一个,又怎贪卖画之财。

曾有一位贫穷的无名画家,为了让自己的画多卖几个钱来赡养母亲,便临摹了沈周的画,并把这些画拿来请沈周题字。沈周对此事丝毫没有不悦,而是欣然为之润色补笔,使得这些作品让别人看上去真的是沈周所画,不仅如此,沈周还在画后题款盖印,成全了那位无名画家对母亲的一片孝心。名画家为赝品作者题字,这种事在如今是不可想象的,沈周却能如此,可见他豁达大度的大师风范。

有一位太守求画,沈周为他画了一幅《五马行春图》。因为古时太守出行, 以五马驾车, 所以“五马”又为太守的代称。可是这位太守孤陋寡闻,并不知道其中的典故,他见图中除了他只有驾车的五匹马,有点不高兴:“我岂无一人相随耶?”沈周知道后又另外画了六个随从者送给他,不和太守一般见识的他还很幽默地和对方开玩笑说:“无奈绢短, 只画仪仗前导三对。”言外之意是,如果画纸再大一些,能再为太守画出更多的随从。那位太守也很实在,大喜过望地说:“今亦足矣!”

沈周生性闲淡,为远离喧嚣,他从城里搬到乡下,一个有竹子的地方建了一个庭院,取名有竹居,在这里安静的写诗作画,或与朋友雅聚。“去湖三里近,种竹万竿余”,成了沈周肆意创作、与友人交谈艺术的好地方。

沈周不高看自己,也不小看他人,他没有把绘画看的如何不凡,而是把绘画看作谋生的手段,看成个体生命的有机延伸。所以他说:“山水之作,本画而有之,其来尚矣。”大隐沈周告诉人们“心远物皆静,何须择地居”,在繁华的姑苏,一样可以潜心清修,一样可以芳香及远,一样可以创作出因心造境的壮美画卷,做一个永怀童真的“有趣”之人。

年纪愈大,沈周就越是看得透彻,想得明白,追求平和,享受清净。沈周72岁那年,本在“竹庄”过平淡日子。新上任的曹太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把沈周叫了去给他府中画画装饰一番。其好友个个愤愤不平,新太守居然不知沈周大名,让沈周去屈做这下贱差事?立马建议他联系当朝权贵,毕竟沈周在朝中也是有人脉的。沈周却婉言谢绝,依旧每天去太守府画画。后来新太守在朝中权贵中得知沈周声名后,吓得魂都没了。

公元1509年,83岁的沈周与世长辞职,他漫长的一生,用“读书作诗画画”寥寥几字便可概括。没有轰轰烈烈的业迹,也没有享受过荣华富贵与高官厚禄。却赢得了无数世人的爱戴,他开创了吴门绘画,描绘江南山水之美的新画风。

分店地址

---北京天雅古玩城分店---

手 机:18910555588
电 话:010-51369109
地 址:北京市朝阳区华威南路6号天
雅古玩城七楼739室 博古斋

---哈尔滨秋林国际分店---

手 机:15045658398
电 话:0451-86268187
地 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东大直街320号
秋林国际购物中心七楼706号 博古斋


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www.boguzhai.com  Email: a0451a@163.com
订购热线:13391663333  联系人:刘权  在线QQ:1015918888
本网站所有藏品版权归博古斋文化所有 黑ICP备11002253号